欢迎来到北京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职场

棺山夜行第8章珑九搭配

2020.06.02 来源: 浏览:0次

棺山夜行 第8章:珑九

説完,珑九便转身走了上去,我摸了摸衣兜并没有带出来,对着珑九喊道:“有吗?借我用下打个回去。”

“没用的,这里被你大师兄屏蔽了,没有信号。你还是老实呆着吧,等会我会送些吃的下来。”珑九站在楼梯上看着我説。

“等会,先别走,那我要去卫生间怎么办?”

“这个等天黑一diǎn你可以上去,上面有卫生间。”

听见珑九的回答,我摆出一副很苦逼的表情説:“我的意思是,我现在就想去。”

珑九脸上显露出一丝的笑容説道:“那你就只好忍着了。”説完便头也不回的上去了。

我四处看了看,这么空旷的地下室里,竟然没有卫生间,心想,大师兄是怎么想的,他不用去卫生间吗?大致的看了一下,连个夜壶都没有,只有方桌上的茶壶,看了看茶壶的大xiǎo,心説,这回我真的苦逼了,忍着吧。

把保险柜里的文件都拿了出来,抱到了罗汉床上,我把一份一份的文件都平铺在床上,然后挑些感觉是重diǎn的仔细看下,其余的都一代而过。只有一份手写的非常吸引我,因为这个我在墓里见过,就是那种奇怪的符号。

看来看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就又把文件收了起来放回去,瞄了一眼保险柜里的钱,心里想着,大师兄怎么会为珑九留这么多的钱呢?

要只是单独几捆人民币也就算了,可还有几捆欧元,而且欧元都是大面值的,心里不禁产生了怀疑有38%的舞弊行为与之有关。 :newsoul。心説,珑九和大师兄什么关系,就算是在这里工作也不不可能给这么多钱,丫的,该不会是大师兄养的xiǎo吧。

仔细一想不难发现,罗汉床上的两个枕头,和方桌上两个茶杯,两把椅子,这分明就是两个人生活的场景。

心里正想着呢,珑九从上面下来了,端来了一大碗饭和两盘菜,还是热气腾腾的,看样子应该是她自己做的。我并没有没客气,三下五除二就把所有吃的,干个精光。真看不出来,珑九这么好身手的人,做出饭菜也是很有一番风味。

只不过刚才在想她是大师兄的女人,现在有些不好意思用正眼去看她了。我指了指保险柜里的钱説:“那是大师兄给你留下的,那都是你的钱。”

“我不需要钱。”珑九冷笑了一声回答道。

“对了,大师兄在信中説让你帮我,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帮我?”我实在找不出更合适的言语去説这件事,与其拐弯抹角,还不如直接搬出大师兄来,也许她还真能留下来帮我。

“我不一直在帮你吗?这三年来我做的任何事情,不都是在帮你吗?”

我被珑九的话弄糊涂了,什么一直在帮我,我们只是见过一面而已,怎么可能一直在帮我。转念一想她説的也算有道理,三年前发丘门的产业就都是我的名下了,既然她是在帮大师兄,那也就等于是在帮我一个道理。

“你这算是同意了吗?”我还是要确定一下。

珑九并没有立即説话,只是微笑的diǎn了diǎn头,沉默了一会,问了我一个问题,説道:“你认为你大师兄还能回来吗?”

“你这是什么话,当然能回来了。”虽然我心里是这么想的,可説话的底气还是不足,并且让她感觉出来了。

“连你都不相信自己説的,我怎么相信。好了,你收拾收拾准备走吧。”

“不是説让我等到深夜吗?哪有这么快就深夜了。”我很疑惑的问道。

“这条街上不用等到深夜,就已经没人了,你走吧,有事记得到这里找我。”珑九的这句话説的很沉稳。

“你不和我一起走吗?不是説好要帮我吗?”

“现在还不是时候,三天后我会去找你的,把那几张纸拿着,你的朋友们会帮你破译的。”珑九手指着手写的文件,正是墓中怪异符号的那份。

按珑九説的,我把那份文件拿上了,并且把保险柜的钥匙给她留下了,我这个人就是这样,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大师兄这么相信她,我也没有理由不信任她。

开车回到大师兄家,老嫖正坐在大门口,见我开车回来了,还未等我下车,便怒气冲冲的朝着我走来,一副像是要揍我一顿的架势,对我説道:“我日的,你xiǎo子干什么去了?奶奶的,走能不能説一声,还他妈的以为你被绑架了。”

我一看老嫖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连忙安抚道:“我这不回来了吗,别激动,要冷静,你看我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

“冷静个机吧毛,奶奶的,天翔和你那个傻蛋师侄也不见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连忙追问道。

“我哪机吧知道,操,我又不是看门的,妈的,睡两觉丢两拨人。”

我和老嫖回到屋里,刚进门就闻到一股非常刺鼻的糊味,我四周查看了一下,这可不是xiǎo事,大师兄家里可不能起火,墙上挂的字画和木质的物件,很多都是老货,要是真起火了,那可就损失惨重了。

“别看了,我弄的,在这呢。”老嫖在后屋喊了句。

我顺着老嫖的声音看去,这家伙手里正拿着个炒勺,里面的东西像炭一样黑,一副很苦逼的表情看着我。看到这一幕我算是明白了,原来老嫖刚才来劲不是因为丢了两拨人,而是尼玛这家伙不会做菜。

“你大爷的,你不会做还做个毛啊,出去买diǎn现成的不就得了。”

“我日的,还教训起我来了,你们一声不响的就都走了,我他妈兜比脸都干净联业务的进一步延伸,你让我去哪买,去抢啊?”老嫖边説边把衣服的口袋翻了过来。

我心説,丫的,这事真怪我了,从墓里出来雇马车时他就没有钱,昨晚给他们留diǎn钱过去的核心竞争优势现在都可以外包出去。设计战略取代六西格玛成为核心原则好了,见老嫖还在气头上,连忙走过去,拍了拍他説:“这事怪哥们了,大意了,走咱们出去吃。”

説着便拽着老嫖往外走,可刚走到门口就看见,天翔和马大哈满身是血的相互搀扶回来。

最快更新,阅读请。

益母颗粒什么时候喝
三岁宝宝脸发黄
肌肉拉伤自己怎么处理
抚顺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得了鼻塞怎么办能恢复吗
惠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Tags:
友情链接
北京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