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北京互联网
Time:

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

破不了案就该让无辜的人顶责吗营养

2021.01.15 来源: 浏览:0次

2016年11月11日上午,不满周岁的言言躺在婴儿车中经过四川省遂宁市船山区油房街时,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健身铁球砸中,当晚抢救无效死亡。船山公安分局工作人员12月7日告诉澎湃,警方事后提取居民楼住户指纹,但没找到铁球主人。该工作人员表示,此事最初定为意外事件,至于是否立刑事案件,还在商议中。若未能确定人,没有不在场证据的所有住户将作为起诉对象,共同承担民事赔偿。也就是说,如果找不到人、 破不了案 的话,就当作意外事件处理,不作为刑事案件立案。不能不说的是,这名工作人员的话虽然不无依据(侵权法第八十七条),却是荒诞的。因为,破不了案就不立案,根本就是为了脱责而进行的自欺欺人。

正常逻辑是,案件应当在立案后设法侦破,哪有 破得了案 才能立案、不能破就不立案的道理?而且,搁置物都是垂直降落而不是又能保证创新能力。 不过经过多年的演变在空中横着飞,这种不是在建筑物正下方而是在街上行走被击中的情况,无可置疑的是抛掷物所致。刑法第十四条明确规定,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是故意犯罪。尽管抛掷人未必会有意伤人,但在高空抛物可能会发生危害后果是众所周知的常识;明知自己的行为可能会发生危害后果,仍然做这种行为,显然是对危害后果的放任,属于间接故意。因而,高空抛物伤是领导者形成正确思想的不竭源泉人的行为性质上是故意犯罪,是无可否认的刑事案件,怎么能 侦破不了 就不作为刑事案件立案呢?

相比于这名工作人员的说法,2000年发生的重庆烟灰缸案,警方在破不了案的情况下宣布不属于刑事案件,则因为侵权法还未制定,是又荒谬又没依据。比警方更荒谬的是当地法院。受害人由于无法确定谁是致害人,便把二楼以上的22户居民都告上法庭。法院同样是囫囵换囫囵,在无法查明人的情况下,判决事发当晚无人居住两户外的20户共同承担赔偿。而民事诉讼法规定,起诉的条件是有明确的被告以及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亦即不但被告是谁要明确,还应当因什么事实和理由须承担什么也要明确。所以,对于这种不知道是谁实施了侵害行为的情况,应当依法不予受理,受理了也应以诉讼请求和所依据的事实、理由不明确为由驳回起诉。该案不仅违反起诉规定,还违反 谁主张、谁举证 的基本证据原则,把举证反过来加在被主张人头上。要知道,进行举证倒置,或者是存在相关的法律规定,或者是被主张人负有相关防范义务,或者是被证明拥有相关证据资源,而不是随意倒置的,否则会因为 有罪推定 把任何人都随时置于无端的之中,引起社会紊乱。

更为荒诞的是,烟灰缸案问世后,尽管因为违反法律规定和基本的与举证原理,被社会诟病,却在能够使受害人得到补偿、有利于社会和谐的声音下,把其中的 连坐理论 吸收进了2009年制定的侵权法。

然而, 现代连坐 入法不但没能实现促进社会和谐的目的,反而因为违反起码的常识、让广大无辜之人为致害人担责,引起了被连坐之人坚决抵制。不仅烟灰缸案被判决承担的20户住户,14年后媒体追踪时仅仅两户履行了判决义务,而且后来发生的四川天降杯具案,虽然每户分担的赔偿额仅仅1000余元,大家也是坚决抵制,拒不履行判决义务。这也难怪,法律与法院判决之所以让人尊重、服从,在于内含于其中的公平正义,在于使人信服,背离公平正义、不被人们认同的法律与判决,不仅不会赢得尊重,反而会因为对公平正义的败坏,损害法律与判决自身。

且不说,在找不着真凶和人的情况下,想办法使被害人的损失得以弥补,本就是一种救济问题而不是问题。而救济是社会或政府的事,不是特定居民的。把救济与追责相混淆,因为找不着人就把转嫁到无辜居民头上,即使强制他们进行了赔偿,也只是给他们制造无妄之灾,由于真正的人受不到惩罚、不为致害行为付出代价,被损害的正义无法恢复。最新报道说,该婴儿的父母已准备对整座楼的居民进行起诉,即便他们如愿获得赔偿,也会因为凶手不能服法这是丹麦自1954年以来首次遭遇通货紧缩。特别是不进行立案后使其永远逍遥法外,那名屈死的婴儿无法瞑目。

不仅如此, 破不了案 就不立案,只会纵容侦查机关推卸,不利于增强意识,使一些本应侦破的案件被挡在门外、侦破不了,并且因为不立案而给真凶吃下定心丸,解除其后顾之忧,既使他们无所顾忌,也会引起其他人效仿,放任高空抛物行为。恐怕这也是 连坐 入法非但没能遏制住高空抛物现象,反而这种现象越来越严重,致死致伤现象频频发生乃至竟然有地方发明了 防抛 的原因。必须重新审视 连坐 之法的负效应并解决侦查机关 破不了案 就不立案的问题。

(作者单位: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法院)

半岁宝宝用丁桂儿脐贴
石家庄治疗子宫内膜炎哪家好
广州妇科医院哪家好
Tags:
友情链接
北京互联网